返回

稳住别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八十章 【上梁不正下梁歪】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阅读。点击网址:m.xdzxsw.com

  一只水桶从井中提了起来。

  站在井旁的一个半大少年,光着上半身,露出结实的身板。单手就将满满一桶水提着,然后走到了院子里的厨房旁,把水倒进水缸。

  随后少年提着水桶又跑回井旁,再次提水。

  往返了数个来回后,厨房旁的水缸终于满了。

  少年才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,吐了口气。

  凝神看了看日头,却又跑去厨房的另外一侧,抓起地上的斧头来,手里掂量了几下后,就开始劈柴。

  忽然,一个浆果丢了过来,不偏不倚,就正砸在少年的脑袋上。

  少年挑了挑眉,没搭理。

  又一个浆果再次飞来的时候,忽然半空中寒光一闪!

  一道斧影,准确的将飞在半空的浆果一分为二!

  “二丫,你要是闲着没事做,就去帮我把鸡杀了,别打扰我干活儿。”

  少年瓮声瓮气的嘟囔了一句,垂下手里的斧头,抬头看了一眼。

  院子里的一棵桂花树上,司徒北玄坐在树梢上,手里却捧着一本线装版的书,装模做样摇头晃脑,只是另外一只手里,却扣着几枚浆果。

  “都告诉你无数次了,叫我司徒北玄!”二丫放下书,不满道:“你见过我平时叫你铁柱吗?”

  “名字而已,随便你怎么叫。而且,铁柱这个名字是师父起的,我觉得挺顺耳。”

  “南宫隐这个名字哪里不好听了?”二丫不满的叫道:“我可是看了很多书才给你起了这么个好听的名字啊!”

  “因为我不姓南宫啊。”少年摇头道。

  “我也不姓司徒。”二丫撇撇嘴:“爹妈都没养过我们,我们干嘛还要使原来的姓。给自己起一个好听顺耳的,有什么错嘛。”

  “你自己喜欢就好,我觉得铁柱这个名字挺好。”少年看了看二丫,皱眉道:“你真的不帮我杀鸡么?”

  “师父说了,我修的是阴阳术,要避因果,杀生这个事情尽量少做。”

  “……做熟了,也没见你少吃。”

  “南宫隐,你是以武入道,练杀生也是修行,所以,鸡还是你自己杀吧。”

  “那你帮我捉来啊。”

  “都说了不能沾因果!我纵然不杀鸡,却帮你捉来,也是沾了因果。”

  “偷懒都能找出这么多理由,难怪你这么喜欢读书,都是从书上看来的么?”

  两个孩子一边斗嘴,少年却已经一下一下的劈出了数十块柴火。

  然后随手把斧头往木桩子上一剁,转身跑进厨房里。

  却从灶上蒸屉里,摸出一个黄橙橙的玉米来,走到院子里,看了一眼坐在树上的二丫,想了一下,用力掰成两半,其中一半扔了过去。

  二丫接过,眉开眼笑的啃了一口:“还是师兄对我好。”

  “哼。”

  少年三下两下把玉米啃光,却转身过去,把手里的半截玉米棒扔进了炉膛里烧了。

  还顺手在水缸里抄了一把水把嘴也擦了擦。

  扭过头,却看见二丫坐在树梢上,秀气的啃着。

  片刻后,院子里传来了吴叨叨恼火的叫嚷。

  “我蒸的玉米呢??我要用来捣药的!!哪儿去了?!”

  少年一脸憨厚的茫然的表情,双手一摊,眼神却看向桂花树。

  吴叨叨看见桂花树上坐着的二丫,双手背在身后,但是嘴角兀自还留着一粒玉米粒……

  吴叨叨叫骂着,脱下拖鞋就跑过去,一把抓住徒弟的脚把她从树上拽了下来,论起来鞋底子就往屁股上招呼。

  耳闻着师妹的叫喊和师父的责骂,少年叹了口气,转过身去,继续劈柴了。

  哎……

  这门中的日子,过的其实也挺滋润的嘛。

  ·

  十字坡下。

  一辆破破烂烂的拖拉机开到山坡下,随后一个少年从车上跳了下来。

  摸出钱包来,数出两张钞票递给了开拖拉机的老农,又掏出烟盒来,抽了只红金陵递给了对方。

  老农笑眯眯的接着,夹在了耳朵上,摆摆手开车离开。

  陈诺抬头看了看这不高的小土坡子。

  青石板的台阶,一块块的铺到了上面。

  一片稀稀疏疏的矮树后,露出一片院墙来,红基白墙。

  院门是一座房檐,双开门板敞开着,顶上叠着青瓦。

  沿着台阶一步步走上山坡,陈诺面色轻松,抬头看了一眼大门上的牌匾。

  “青云……哎,也不怕人家告你盗版啊。”

  往里一打量,就看见偌大的院子里,一个桂花树下,自己见过的那个小二丫……

  嗯,也就是鸢尾花小朋友,正没精打采的跪在那儿,双手高高举起,手里托着以面搓衣板,搓衣板上还放着一碗水。

  “举平了!若是洒出来,就多跪半个小时!”

  一个相貌普通,穿着灰色侉子的中年女人,手里提着根棍子站在旁边冷冷喝道。

  看着就仿佛是一个乡下再常见不过的农村妇女,但陈诺一眼看过去,却心中猛的一跳!

  敏锐的感应之下,顿时就仿佛“窥”到了一团生机勃勃熊熊燃烧的精神力!

  再一看,院子里,吴叨叨正坐在一个堂屋口的小马扎上。

  只是脸上却乌青了一块,正咧嘴给自己脸上涂抹着膏药。

  “胆子越来越大了!”

  中年女人铁青着脸训斥着二丫:“你师父教训你,居然还敢跟你师父动手了!这叫欺师灭祖你知道不知道!”

  二丫哭丧着脸,委委屈屈道:“师娘,我哪里敢打师父啊!真的冤枉啊!

  明明就是师父打我,我躲着跑着,他自己摔了一个跟头,脸磕在了门槛上啊!

  我就算再不知礼数,也绝不能做出和师父动手这种事情啊……”

  “还犟嘴!你师父教训你,你跑什么!

  就不会乖乖跪下接受责罚么!”

  中年女人瞪眼喝道。

  “那……挨打谁不跑啊!”二丫眼珠子转了转:“你要是教训你徒弟,难道他不跑么?”

  “那是自然!本门讲的就是一个规矩!师父教训徒弟,徒弟就该老老实实的领了责罚!这才是正理!”

  中年女人喝道。

  二丫立刻摇头:“师娘,我不信!我铁柱师兄就绝不会这么听话。你要责罚他,他也一定跑。”

  站在厨房里看热闹的铁柱顿时头皮一麻!

  卧槽!

  小师妹报复的手段来了!

  正要扭头跑开,却被中年女人扭头盯住了。

  “铁柱,你过来。”

  “……师娘。”少年陪着笑走过来:“我刚才一直在干活儿,我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
  “我让你过来,跪下,你听不听话?”中年女人瞪眼看着自己的这个徒弟。

  少年一愣,无奈的看了一眼跪在那儿的二丫。

  二丫白了他一眼。

  少年叹了口气,缓缓走过来,噗通一下就和二丫并排跪在了地上。

  “那个,师娘要责罚我,我当然不会跑。您要徒弟做什么,都是应当的。”

  “好,那你就和二丫一起跪着吧。”中年女人哼了一声。

  说着,她缓缓走了过去,站在少年的身边,冷着脸道:“小小年纪,哪里来的这么多鬼心思!

  你们一个个的,好的不学,人品上尽学你们那个不成器的师父!

  铁柱,我本来以为你是个憨厚的性子,怎么现在也跟着学坏了!

  你这个大师兄到底是怎么当的!一点样子都没有!

  二丫是你师妹,你若是和她有了什么不对付,你就拿起师兄的气度去教训她才对!

  搞这些歪门邪道的轨迹,简直就丢了我们门中的体统!

  还有你,二丫!

  在我面前耍小聪明!

  若你不服你被师兄算计了,堂堂正正的告诉我也就罢了。

  瞎算计什么!

  你们两人,今晚都没晚饭吃了!一直跪着吧!好好反省!”

  说着,中年女人叹了口气:“一个个的都不省心!”

  说着白了一眼在那儿龇牙咧嘴涂膏药的吴叨叨:“老的不省心,小的不成器!

  上梁不正下梁歪!

  看来这门里,也就是三胖儿最老实了!”

  二丫听了,翻了下白眼,嘟囔道:“他才是真的坏种好不好!

  前些日子挂在房梁上的那块腊肉,你真以为是他说的,被野猫叼了去?”

  中年女人一听,顿时瞪眼喝道:“你说什么!”

  “我什么都没说。”二丫摇头。

  “三胖子!!”

  中年女人立刻一声厉喝!

  噗通!

  房梁上顿时掉下一个胖乎乎的人影来,整个人在地上滚成一个球,才缓缓爬了起来,用力抹了一下肉乎乎的脸,陪笑道:“师娘叫我?我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啊!我在房梁上打坐睡觉呢。”

  中年女人脸色不善:“你二师姐说了,你偷了腊肉?”

  “瞎说!”三胖子一脸坦荡,正色道:“平日您和师父都教育过我,不问而取,是为贼也!

  我欧阳山河,行得正坐得直,规规矩矩做人,坦坦荡荡做事,岂能做这种宵小勾当!”

  说着,看向二丫,正色道:“师姐,勿要污人清白!”

  二丫哼了一声,却不看他,只是看向中年女人:“师娘,那么大一块腊肉,一顿可是吃不完的。”

  中年女人眼皮跳了跳,扭头看向三胖子,深吸了口气:“偷吃剩下的,你藏哪儿了?”

  “是娘说的哪里话,我怎么知道……明明是被猫儿偷了……哎呀!!”

  刚说半截,顿时一声惨叫!

  就看见中年女人手里忽然不知道怎么多了一条鞭子来,一下就抽在了三胖的屁股上。

  这家伙双手捂着屁股,一蹦三尺高。

  “说,藏哪儿了?别让我再问第三遍!”中年女人冷冷道。

  “……用油布包了,藏在祖师爷的牌位下了。

(第 1/2 页, 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免费阅读。请点击 网址:本站最新地址:m.xdzxsw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