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稳住别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七十二章 【我的……很大,你忍一下】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阅读。点击网址:m.xdzxsw.com

  第二百七十二章【我的……很大,你忍一下】

  早晨。

  陈诺坐在餐桌前吃早餐。

  家里有了欧秀华后,每天早上欧秀华都会做早餐的。倒是免了之前陈诺每天早上出去买早点的活儿。

  陈小叶同学也乖巧的坐在哥哥的身边,一手捏着筷子,一手捏着汤匙,正在一勺一勺的吃着白米粥。面前的一个荷包蛋已经下去了小半。

  看得出来小孩子贪睡,早晨还有点没睡醒的样子,偶尔打个哈欠。

  欧秀华就站在女儿身后给叶子扎头发。

  其实刚回来那两天给女儿扎辫子还有点手生,但最近几天已经变得娴熟了许多。

  扎完了辫子,欧秀华叮嘱了一句:“叶子,快点吃啊,不然幼儿园要迟到了。”

  小叶子乖巧,立刻点头,加快的进食的速度。

  欧秀华趁着有时间,进了一下陈诺的房间,给陈诺收拾一下换洗衣服,还有整理床单什么的。

  进门的时候,欧秀华就愣住了。

  电脑桌旁的墙壁上,乳胶漆的漆皮一片狼藉,翻开了好大一块,不少地方都已经剥落了,地上白白的脱落了一大片,看起来满屋子都是狼藉。

  欧秀华先是一呆。

  下意识的伸手往墙上摸了摸。

  “没渗水啊……”

  看了两眼后,又看见电脑桌上的一个记事本被撕掉了好几页纸,地上的垃圾桶里满是碎纸屑。

  欧秀华想了想,转身出门,来到餐桌前。

  “那个,小诺……你房间里的墙?”

  陈诺坐在那儿正啃着一片煎馒头,闻言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欧秀华,眉头蹙了蹙。

  “墙?什么墙?”

  “墙上掉油漆了……好大一片呢,都坏掉了。”欧秀华皱眉道:“这一晚上过来,也没渗水也没怎么的,怎么就坏了一大片,这一看就不成了,得找人来修补了。”

  陈诺脸色有点古怪,沉吟了一下:“那就找人修吧,钱你那儿有的对吧。”

  “嗯嗯,钱是有的。”

  “行,那就修。”

  陈诺说完,仿佛就不愿意继续往下这个话题了。

  欧秀华听出来,陈诺的语气里,破天荒的,居然带着一丝焦躁和不耐烦的样子。

  这让欧秀华有点意外——自从回到这家的这些天来,陈诺永远都是一副不慌不忙,不紧不慢的样子,从来没有在任何事情上表现出过这种负面情绪来。

  吃了一半的白粥,陈诺就放下了碗筷。

  “我吃饱了,先去学校了。“

  说着,陈诺反手摸了摸陈小叶脑袋上的头发,连轮椅都不坐了,居然就直接起身,然后换鞋出门。

  欧秀华有点意外的看着陈诺关门离开,张了张嘴,但毕竟没说什么。

  下了楼的陈诺,走到了小区门口,忽然身子一个趔趄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,深吸了口气,精神力重新控制住了身体后,在路边找了个水泥桩子坐下。

  几分钟后,磊哥开车抵达。

  眼看陈诺在路边居然没坐轮椅,磊哥下车后有点疑惑。

  “车上的备用轮椅带了吧?”

  “带了。”

  “嗯,今天先用备用的吧。”

  说完,陈诺自己先钻进了车里坐好。

  磊哥不多事,陈诺不说的事情,他绝不多嘴问的。

  开车缓缓往学校而去。

  在路上的时候,陈诺看着车窗外,早高峰已经开始,有些拥堵。

  路边有早餐车,有等公交车的上班族,还有背着书包的学生党……

  陈诺忽然皱了皱眉,伸出拇指来揉了揉眉心。

  我……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?

  怎么感觉忘记了一件挺重要的事情?

  仔细想了想,陈诺忽然目光一动。

  嗯,想起来了。

  他拍了拍前排磊哥的座椅后背。

  “磊哥,你今天送完了我,和我妈联系一下,她有些事儿,你跟着去办一下。”

  “行啊,什么事儿?”

  “小叶子的转户口户籍的事情,要去找顾家那边。我妈她一个女人怕是搞不定顾家,你帮着把事情处理掉。”

  “好,小事儿。顾家那些人不敢不答应的。”

  “嗯,手段别太粗糙,柔和一点。顾家和我们的恩怨已经了结啦,只要他们肯合作,别搞太多事情。”

  磊哥笑了起来:“懂了!以感化为主!”

  “对的。”

  “明白了,我让他们自己选就是了,要么接受咱们的感化,不感化,那就火化。

  对吧?咱可是讲道理的人。”

  陈诺笑了笑,不说话了。

  嗯,应该就是把这个事儿给忘记了,既然已经交代了,那就没事儿了。

  陈诺放下心来,踏踏实实的靠在了椅背上休息,等着到学校了。

  嗯……应该,就是这件事儿吧?

  仔细想想,也没别的事儿了。

  ·

  南美,阿根廷首都,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区西郊大约十公里的位置。

  灰黄的尘土飞扬,道路边一辆破旧的蒙着铁皮的老巴士缓缓开过。

  这辆巴士的年纪怕是不小,开起来的时候感觉整辆车都在叮咣乱想。

  汽车停在了小镇外的时候,车后门打开,里面跳下几个旅客。

  最后一个从车上跳下来的,是一个黑黑瘦瘦的七八岁的男孩。

  一头浓密的卷发,眼睛亮晶晶的样子。

  身上穿的是一件略有点宽大的外套,看起来瘦弱的身子撑不起这件外套,就仿佛晾衣架上套了件衣服。

  男孩跳下了车,也没带任何行李。

  就这么双手插着裤兜,站在小镇口四处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。

 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卷起来的地图自己看了看。

  收起地图,男孩看了看路边,走向了最近的一个面包店。

  “午安。”

  进门口,随着门被推开的铃声,面包店里是一个脸色黝黑的年轻女人,身上穿着脏兮兮的围裙,站在柜台后面伸头看了一眼。

  小男孩走到了柜台前,眼睛在玻璃橱窗上扫了一眼。

  “一袋燕麦小饼干,谢谢。”

  说着,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巴西的纸币。

  “抱歉我们不收雷亚尔。”年轻女人皱眉:“你没有比索么?”

  女人的西班牙语让男孩听了先是一愣,但很快,他眼珠子仿佛转了转,就用流利的西班牙语笑道:“抱歉,只能用当地货币么?”

  女人想了想,给出了一个远比官价要坑很多的兑换比例。

  而这个男孩却想都没想就点头了:“好,就按照你说的来换。”

  用非常坑的兑换汇率,买了一袋燕麦小饼干,男孩直接用脏兮兮的手拿出一块塞进嘴巴里。

  惬意的笑了笑:“味道不错。”

  “当然,我们可是镇子上最好的面包店。”女人撇撇嘴道。

  “可以顺便打听一个事情么?”

  “打听事情?”

  “我想坐车去南部,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坐到车?”

  “南部?阿根廷南部很大的,你要去哪里?”

  “大陆的最南边,听说有个地方叫乌斯怀亚?”

  女人呆了一下。

  “乌斯怀亚?那可是南美大陆最南端的城市了,世界的尽头。

  怎么,你想去哪里旅游?那个地方可是不错。

  站在乌斯怀亚的港口,海峡对面,就是南极半岛了!

  风景可是真不错的。

  ……我建议你去布宜诺斯艾利斯,在哪里肯定有往南开的火车或者汽车。”

  “好吧……可是坐火车或者汽车,要花很多钱吧?”男孩叹了口气。

  “当然,路费可是不便宜的。”女人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男孩又叹了口气:“那么……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么做,但只有这样了。”

  说着,男孩盯着女人的眼睛,微笑道:“麻烦你,请把你柜台里的钱都给我吧。”

  “什么?小混蛋你和我说什……呃?”

  女人开始怒气冲冲的样子,但一句话没说完,忽然身子陡然站直,眼神空洞,轻轻点了点头,双手打开柜台的收款机,从里面把所有的纸币都掏了出来——还有刚才从这个男孩手里坑来的几张巴西货币雷亚尔。

  有零有整,厚厚的一叠,交到了男孩手里。

  男孩低头扫了一眼:“差不多了,嗯,硬币我不需要了,你给我再拿几袋这种燕麦小小饼干吧,味道确实不错的。”

  片刻后,男孩走出了面包店,手里提着几袋饼干,外套的内衬口袋里塞满了现金。

  “乌斯怀亚,还挺远……

  唉……去南极,要走好多路呀……”

  ·

  “很抱歉,巫师大人正在闭门,所以暂时不能接待任何访客。”

  在西西里岛的某个古老的修士院门口。

  一个穿着修行袍的修士,对鹰钩鼻子男人,还有瓦内尔以及灰色西装男人,彬彬有礼的说完这句话后,转身就走。

  灰色西装的家伙有点着急:“等一下!你难道没有说明,是章鱼……”

  “哦,我当然说了。”这个修士转身来微笑道:“但是巫师大人说,他会在适当的时候,补偿一下这次未能履行顾问条款,而给贵方带来的损失。

(第 1/2 页, 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免费阅读。请点击 网址:本站最新地址:m.xdzxsw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